林清玄

故乡的水土

第一次出国,妈妈帮我整行李,在行李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 ...

南蛮黄釉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售价十分高昂,实在太喜欢柠檬黄,还是忍痛买了。 ...

不孝的孩子

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为什么呢?”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 ...

大和小

一位朋友谈到他亲戚的姑婆,一生从来没有穿过合脚的鞋子,常穿着巨大的鞋子走来走去。儿女晚辈如果问 ...

海狮的项圈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 ...

孔雀的笑

在夏威夷,朋友说要带我去看马科斯的棺材,马科斯出亡到夏威夷后,重病死在夏威夷,由于菲律宾政府的 ...

戏与梦

一位在电影上都演出完美爱情的女明星,现实生活的感情却一再遭到挫败。当她接受记者的访问时,感慨地 ...

蝴蝶的种子

我在院子里,观察一只蛹,如何变成蝴蝶。那只蛹咬破了壳,全身湿软地从壳中钻了出来,它的翅膀卷曲皱 ...

活珍珠

在夏威夷的夜间市场,有一些卖活珍珠的摊子。摊子上摆一个木桶,桶中有水,水里都是珍珠贝,每个珍珠 ...

美丽的心

在一个演讲会上,一位听众问我:“林先生,我发现来听你演讲的人,不论男女部长得很美丽。我想请问你 ...

与太阳赛跑

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天边的夕阳正要沉落,晚霞一道一道从山谷升起。“我要和太 ...

吸引金龟子

吃哈密瓜的时候,我对孩子提起童年时代如何抓金龟子的事。我们把吃剩的果皮拿到树林或稻田,或甚至放 ...

老太太唱情歌

陪妈妈去早晨的公园做运动,才发现晨曦初起的公园是如此热闹,有很多人在打拳、唱歌、跳舞,都是年纪 ...

鲑鱼归鱼

朋友开车带我从西温哥华到北温哥华,路过一座大桥,特别停车,步行到桥上看河水。河水并无异样,清澈 ...

梦打破了

我买了五个手拉坯的瓷盘,是在路边看见,并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它是宝蓝色的底,上面写着白色的“风 ...

胎神吹冷气

有一位亲戚怀孕了。一天,来向我诉苦,说她居住的地方非常燥热,夏天的气温高达三十五六度,怀孕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