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

沉水香

朋友从印度回来,送给我一块沉香木,外形如陡峭的山,颜色黑得像黑釉。有一种极素朴悠远的香,连绵不 ...

采花蜂

我坐在院子里,正欣赏着一朵刚开放的朱模花,正是清晨,朱模花还带着昨夜的露水,在晨曦中微笑。这时 ...

万物的心

每次走到风景优美、绿草如茵、繁花满树的地方,我都会在内心起一种感恩的心情,感恩这世界如此优美、 ...

下满的围棋

在公园里看两位老人下围棋,他们下棋的速度非常缓慢,令围观的人都感到不耐烦。第一位老人,很有趣地 ...

危险与感谢

堵车堵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走到前方路口,原来是发生车祸了,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一辆车头凹陷的小 ...

西瓜偎大边

我打电话给妈妈,请她趁暑假,带孙子到台北来走走。妈妈一面诉说台北的环境使她头昏,而且天气又是如 ...

山谷的起点

一位烦恼的妇人来找我,说她正为孩子的功课烦恼。我说:“孩子的功课应该由孩子自己烦恼才对呀!”她 ...

故乡的水土

第一次出国,妈妈帮我整行李,在行李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 ...

南蛮黄釉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售价十分高昂,实在太喜欢柠檬黄,还是忍痛买了。 ...

不孝的孩子

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为什么呢?”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 ...

大和小

一位朋友谈到他亲戚的姑婆,一生从来没有穿过合脚的鞋子,常穿着巨大的鞋子走来走去。儿女晚辈如果问 ...

海狮的项圈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 ...

孔雀的笑

在夏威夷,朋友说要带我去看马科斯的棺材,马科斯出亡到夏威夷后,重病死在夏威夷,由于菲律宾政府的 ...

戏与梦

一位在电影上都演出完美爱情的女明星,现实生活的感情却一再遭到挫败。当她接受记者的访问时,感慨地 ...

蝴蝶的种子

我在院子里,观察一只蛹,如何变成蝴蝶。那只蛹咬破了壳,全身湿软地从壳中钻了出来,它的翅膀卷曲皱 ...

活珍珠

在夏威夷的夜间市场,有一些卖活珍珠的摊子。摊子上摆一个木桶,桶中有水,水里都是珍珠贝,每个珍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