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

雪花糯米粥

小蓉说:“我都要累零散了……”话还没完,就睡着了。没想到,眨眼功夫她一翻身,浑身的肌肉和关节就 ...

非正式包装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正在粉刷墙壁。我穿着一件最脏的工作服,这使我非但不象一个高明的医生,连个 ...

斜视

没考上大学,我上了一所自费的医科学校。开学不久,我就厌倦了。我是因为喜欢白色才学医的,但医学知 ...

君子于役

丁宁在睡梦中被一阵山崩地裂般的震动惊醒。四周象墨斗鱼肚子一样黑暗,完全辨别不出声音出自何方。她 ...

不会变形的金刚

“一妈一妈一,咱们走吧!我不要变形金刚。”十岁的儿子对我说。这是一家新开的百货商场。作为一个家 ...

大海里翻了豆腐船

我们怎么这么穷呢?我们?一天到晚撅一着屁一股辛辛苦苦干活,你大学毕业,我好歹也是个中专。咱俩搀 ...

猫头鹰行动

“一妈一妈一,我想买块新的电子表。”李遥遥把牛仔书包一皮甩上肩,窄一窄的后背立刻被压得像拴了晾 ...

最晚的晚报

暑假刚开始,我们家就风云突变。期末考试以前,每顿饭菜里都有肉。晚饭时,爸爸还隔三差五地从油脂麻 ...

蟑螂谷

白色的大楼象一艘巨型航空母舰,盛载着一家经济部门的决策机关。几千职员繁忙地上班下班,办公室被文 ...

术者

制造伤口。在体表还有内脏,切开。然后,再缝起来。这就是外科医生的职责。伤口的内部还是伤口。一旦 ...

同你现在一般大

黄米抱着双膝,看树的影子在地下爬。今天下午教师突然宣布不上课了,让大家回去自习。一妈一妈一是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