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

哭白涤洲

哭白涤洲十月十二接到电报:“涤洲病危”。十四起身;到北平,他已过去。接到电报,隔了一天才动身, ...

向王礼锡先生遗像致敬

向王礼锡先生遗像致敬当我到达洛阳的时候,作家访问团——由王礼锡先生率领——已在那里住了好几天。 ...

五四之夜

五四之夜五四。我正赶写剧本。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连昨日的空袭也未曾打断我的工作。写,写,写;军 ...

入会誓词

入会誓词我是文艺界中的一名小卒,十几年来日日操练在书桌上与小凳之间,笔是枪,把热血洒在纸上。可 ...

行都通讯

行都通讯亢德兄:是的,为《宇宙风》百期纪念,的确应当写点什么。不过我正在写制万行长诗,诗难才短 ...

未成熟的谷粒

未成熟的谷粒(一)我最大的苦痛,是我知道的事情太少。使我心里光亮起来的理论,并不能有补于创作— ...

宗月大师

宗月大师在我小的时候,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我九岁才入学。因家贫体弱,母亲有时候想教我去上学,又 ...

敬悼许地山先生

敬悼许地山先生地山是我的最好的朋友。以他的对种种学问好知喜问的态度,以他的对生活各方面感到的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