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

老屋小记(6)

然后,暮色*苍茫中,我碰上了一个年轻的长跑者。一个大才的长跑家——K。K在我身旁收住脚步,愕然 ...

老屋小记(9)

B先生,枪子儿会拐弯儿吗?”会,会拐弯儿。”你惊讶地看着B大爷。想笑。B大爷平静地看着你,让你 ...

我与地坛(五)

我也没有忘记一个孩子——一个漂亮而不幸的小姑娘。十五年前的那个下午,我第一次到这园子里来就看见 ...

爱情问题

1.有人说,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贝多芬的乐曲在奏响在回荡,如果真有外星人的话,他们会把这声音认 ...

老屋小记(7)

U师傅有什么梦想吗?U师傅会有怎样的梦想呢?U师傅的脚落在地上从来没有声音,走在深深的小巷里形 ...

没有生活

很久很久以前并且忘记了是在哪儿,在我开始梦想写小说的时候我就听见有人说过:“作家应该经常到生活 ...

我与地坛(七)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 ...

我与地坛(六)

设若有一位园神,他一定早已注意到了,这么多年我在这园里坐着,有时候是轻松快乐的,有时候是沉郁苦 ...

老屋小记(1)

一、年龄的算术年龄的算术通常用加法,自落生之日计,逾年加一;这样算我今年是45岁。不过这其实也 ...

我与地坛(三)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 ...

老屋小记(5)

“不行。”三于说。“喂喂——说明白了,人家不行还是咱们不行?”“三子!”B大爷喊,“还不快跟我 ...

老屋小记(10)

那两间老屋便是一个浪,是我的7年之浪。我也是一个浪,谁知道会是光-阴-之水的几十年之浪?这人间 ...

归去来

我知道,北玲有一桩未了的心愿:回陕北,再看看那片黄土连天的高原。她曾对我说过,当她躺在美国的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