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

我与地坛(六)

设若有一位园神,他一定早已注意到了,这么多年我在这园里坐着,有时候是轻松快乐的,有时候是沉郁苦 ...

老屋小记(1)

一、年龄的算术年龄的算术通常用加法,自落生之日计,逾年加一;这样算我今年是45岁。不过这其实也 ...

我与地坛(三)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 ...

老屋小记(5)

“不行。”三于说。“喂喂——说明白了,人家不行还是咱们不行?”“三子!”B大爷喊,“还不快跟我 ...

老屋小记(10)

那两间老屋便是一个浪,是我的7年之浪。我也是一个浪,谁知道会是光-阴-之水的几十年之浪?这人间 ...

归去来

我知道,北玲有一桩未了的心愿:回陕北,再看看那片黄土连天的高原。她曾对我说过,当她躺在美国的医 ...

老屋小记(4)

这回沉默的时间要长些,希望和信心都在增长。可是A老太太又琢磨出问题了:“咱们买外国东西用外国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