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父亲的脊梁

我是在父亲背上长大的。小时候,没有交通工具,我好跟脚,自己走又嫌累,每次都是父亲背着。我趴在父 ...

母亲

这也是我做了母亲以后才明白的,从最初每天那笨手笨脚的换尿布开始,到劳累了一天半夜起来冲奶粉喂饱后 ...

潘先生

在筱米的记忆中,不爱逃课的她还是清楚地记得自己曾逃过潘先生的课,而且那一次,课前在三教的大厅里 ...

一担坚忍的梨

屋外没有一丝风,大路被太阳晒得直晃人眼,走在上面一会,热量便会透过鞋底,直烫脚掌。母亲挑着一担 ...

儿子这半年

跨年那阵子,人们把激动和兴奋涂抹得铺天盖地,满世界嚷嚷其中的幸福和绝妙,说是从2013到20× ...

母亲好忍性

母亲每晚8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我家门口的一个超市里。那时超市生蔬专柜开始打折半价处理白天没卖掉的 ...

童年的回忆

童年的回忆虽然从没离开过这个城市,但我始终没有回过儿时生活过的家,如今想回去看看,房子却已经不在 ...

永远听话的弟弟

我和弟弟相差四岁,小时候,我一直扮演着姐姐的角色,给他洗澡,为他剪指甲、挠痒痒。每到夏天,最惬 ...

墙角的父亲

帮老乡大将搬家。在整理一堆旧书籍的时候,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大将打开的是一个笔记本,上面 ...

我只想他送的月饼

小时候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记得我有在一篇文章里写过我们那个山村。我们那时候的生活不是很好,能刚 ...

爸叔父见你来了

叔父走了!一如他的父亲我的爷爷,也一如我的父亲他的哥哥,来不及告别,说走就走,匆匆忙忙,也许是 ...

三姐

有道是:患难见真情。在我诸位结交的姊妹中,通过近期我娘家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充分表明,三姐才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