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

长假

国庆后小聚时,一个外出旅游归来的朋友在聊起旅行时,很是愤愤不平。原因就是国庆期间,到处都是闹蝗灾一样的游客。到处都是人,到处都塞车,玩也玩不好,吃也吃不好,住也住不好。

末了,他给出了自我的推荐:还不如干脆取消长假,保证所有人的公休假、年休假。让人家爱什么时候休就什么时候休,想什么时候休就什么时候休,什么事不都解决了吗。

我问他,那万一单位不执行,员工的休假权利得不到保障怎样办?

他说,那就由执法部门严查,查到就罚他个倾家荡产,看谁敢不执行!

其实事情根本没那么简单,如果这个年假、公休假真的都能得到保证,可能也就不用非要再搞这个一刀切的长假了。

有些单位,比如国有的企事业单位,基本就能很好地执行国家的劳动者休假规定。有些单位,比如一些私人企业,甚至根本就不执行国家的劳动者休假规定。这就是我们的国情。

正是因为有了五一、国庆等长假,当然还有一些其它的法定节假日,即使劳动者没有享受到公休、年休,这也算变相保障了劳动者的休息权利。如果取消了五一、国庆等长假,部分劳动者的休息权利就基本上被剥夺殆尽了。

透过设定法定节假日,透过国家意志使劳动的者的休息权得到了必要的保障。劳动者休假的权利能否得到充分的保障,还需要劳动者所在的企事业单位和劳动者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至于说什么严查,这个想法是好的,只是实行不了。为什么呢?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说,额外增加多少社会成本不说,纯粹就是没事找事。

统一放长假,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举,既与制度有关,又与人性有关。长假是众人之事,年假、公休是个人之事。

众人之事,就不得不执行,个人之事,就可选取性执行。长假是众人之事,所谓不得不执行,就有了保障。公休、年休是个人之事,所谓可选取性执行,未必就能全部得到保障。很多人在公休假期间被迫加班就是明证。虽然未必合法,却合情合理。

按理说哺乳期妇女也应享有一些特殊权利的,比如上班晚来一小时,下班早走一小时,但有些人还不是没有享受到,甚至还要加班加点的工作,这是不少人都遭遇过的。很少有人跳出来抗议,这也是个人之事。以前一位女士曾向我倾诉过这事,我问她为什么不主动向领导反映,她说,她不明白有这个规定,而且,也是期望透过她的忍让,能换取领导的好感,没成想那个变态的领导会变本加厉。

个人之事,就是民不举官不究。还有,我们的企业员工在受到不公正待遇时,除了自我,还有人替你说话吗?还有组织替你说话吗?打个官司能顺利立案吗?你有钱吗?你耗得起吗?

所以干脆放长假,个人之事变成众人之事。一刀切,有时不失是最好的办法。

2006年,一个单位的两个员工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出头帮忙拿回了10000元的补偿。事后,无论是朋友还是家人都批评我多事。

我也一向在反思自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喜欢打抱不平的行为。其实这种情结来源于我幼时喜欢听书的经历——英雄崇拜、侠客行为。然而,国人中,有我这种喜好的人并不多。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人性问题。

中国人是明吃亏,暗做事。喜欢起哄,法不责众,不喜欢单出头,不愿吃亏。这与人性有着很大关系。这也是被虐者特有的行为表现形式。

实践证明,个人斗争的励志行为是国人中较为稀缺的资源。所以国人在群体事件中才会成为暴徒(平时多是温暖的绵羊)。那些敢于反抗,以暴制暴的,往往会被公众视为英雄,虽然英雄的下场往往不好。

对大多数而言,个人被损害了利益,很多会选取沉默,发声也仅限于背后骂娘,当面赔笑。积怨太深的,自当另当别论。有所行动的,有些也不敢找事主本人,往往把怨气撒在更弱的人身上,比如,有的人回家骂老婆打孩子。所谓,见老实人不欺负有罪。

更极端的,比如拎桶汽油烧车的行为。为什么烧车?因为在单位或家里受了委屈,吃了亏。无处发泄,于是拎桶汽油去烧车。这种行为往会造成群死群伤。

很多人会骂,冤有头在有主,你跟谁有仇去找谁呀,为什么伤及无辜!

其实,这种人压根就不会伤害到他的债主。他只会向无辜的弱者下手。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在心理学上叫作我不行,你更不行。

在他们眼中,他们自我是不行的,而伤害他们的人是很行的。因为他们从心底里害怕当事人,因为当事人很强大,不要说应对面,有时甚至想想都怕,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向所谓的债主讨债。于是他们就去找比他们更弱的,更可怜的,甚至更惨的人下手。(你看他们烧的车(公共汽车)就明白,有钱有势的人谁坐这个)

欺软怕硬,不是说日本人这样吗?我们也是这样的!这也是典型的城里人行为。

在农村,被人家搞急眼了,极端的会灭门。这是侠客行为,侠客行为就是没文化。他们头脑中那点文化主要来自演义里,灭门是演义里的复仇形式。

上述这些,不管是哪种行为,都不是强大的行为,真正强大的行为是:不被人虐害,不伤及无辜。

好像扯得太远了。话说转来,就是国家的长假所带来的好处是明显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吧,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

长假一放,人数众多,又群众出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号令,所以真像蝗虫一样。时间一到,忽南忽北,忽东忽西,遮天盖地,密密匝匝,岂是一个壮观了得。

旅游也好、生产也好、什么也好,没有人什么都白扯。于是人就成了资源,大家都在争夺。国人的长假旅游为世界带去了勃勃生机,也是该为蝗虫正名的时候了,推荐把“蝗虫过后寸草不生”,改成“蝗虫过后欣欣向荣”不是更好吗?

香港民运分子梁金成发起的驱蝗运动,是典型的反人类行为。民粹闹事,是因为有人付费,有人雇佣。这只是内中一个原因。更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旅游的红利跟这些个街闹子无关。闹事最凶的,我相信,街面上的门市或生意没有一爿,没有一桩是他们家的。

按理说,街闹们造成的伤害,既是公众的事,也是个人的事,政府、公众和个人都有权要求这些街闹不要生事。否则,完全能够以暴制暴——你断我生(财)路,我就要你的命。(就像一些街头小贩,因为被没收了炊具,就持械追打城管一样。)

但是,事情的发展是什么样的呢?由于街闹,造成的香港商家利益受损远比劳动者休不到公休假、年休假对个人损害要大得多。然而,商家们基本上都是选取了沉默,并没有冲出去持械伤人。(如果,利益受损的换作不是大家,而就是那么一两家,你再试试。)吼声大于行动,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吧,这往往就是国人的普遍心态。

个人的事,在哪里都差不多,沉默隐忍多于爆发。因为,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已在国人潜意识里根深蒂固。我也终能理解:别人都不管就你去管,你咋那么能呢!

你明白为什么我们只有群(整)体,没有个人了吗?(当然,在私利面前,往往又只有个体,不见群(整)体。)国人普遍少有个性,个体淹没于群体之中。群体认同强于个人独立,人们早已习惯于这种自我迷失。明白了这些,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了。

在不见个体,只有群体的族群里,甘霖普降,大多数人还都有机会,你指望送水到户,很多人恐怕就连这星星点点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有渴死的份。(就如同发低保一样。)

关心政治是一种稀有而高贵的情感。公众的事也是个人的事,个人的事也是公众的事,不要人为的永远被割裂,否则受害的只能是我们自我。

所以,取消长假,是不现实的。你还期望取消长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