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小麦开始收割了

端午小长假放的正是时候,在农村这个时候开始忙碌起来了。昨天在田间看到了乡人在大型收割机在谈价钱 ...

一段情一段往事

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到最后还是走了,现在只能说情感在不停的在漂泊着。想必男人到了择偶的时候,往往 ...

拯救“单身狗”

在桂花盘园村,这里有许多单身男人。市卫计局的同志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了。这里的交通情况较以前有大的 ...

青春雨露

题记:对于一个人来说,青春是灿烂的,也是短暂的。生活中的许多事,我们可以拒绝,但是,如果你热爱生 ...

价值

价值是什么?它在哪?它会变化吗?活动课上,周老师神秘地对我们说:“瞪大你们的眼睛,瞧好啦!”同 ...

七月,竹林清幽

七月时光,鸟鸣啁啾,竹林清幽。踏入竹林,这片片青翠的绿,这袅袅微微的凉,仿若股股湿漉漉的风,迎 ...

游千岛湖散记

晨光破晓,云雾濛濛,乘车去景区,因自行车环湖大赛,封道受阻,须徒步四里多,汗流颊背,抵挡不住千 ...

又将独行

在我的QQ签名中,有这么一句话:“人生就是一个人孤独挣扎的过程。”这些年我一直没改过,保留至今 ...

在这初冬之际

在这初冬的时候,树上残留的枝叶,看起来特别的不好看,就像死气沉沉一般,没有了活力。残留的枝叶被 ...

一篮子的爱情

东来燕,西来燕,吃我一粒米,帮我生颗蛋,这是儿时母亲教我的童谣,是说兄弟中的傻老三凭一把米和一 ...

葵花向阳开

二姐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因家庭经济的缘故,二姐没能上学,自幼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