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逗”争

黄昏慢慢地降临了,冬日的傍晚有些寒气逼人。从咸阳机场开出的大巴疾驶在高速公路上,他坐在靠窗的位 ...

浮生别梦(四)

亲戚家的人员情况大致一览父亲的三妹有一个与父亲的二妹夫生的私生子,名叫羊兆海,后来父亲的三妹与淮 ...

夏日里的邂逅

一蒙喜欢游泳,所以当同学打电话邀约前往海湾游泳时,蒙想都没想就满口应承了。蒙匆匆喝了一大杯水, ...

砍柴的奇遇

这是上辈人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真假无从考察!全当饭后谈资。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孩子非常的老实,老 ...

三生债

一清明回乡祭祖,闲暇之余,打算去邻村看望一位老同学。最近写一部关于前世今生的玄幻小说,打算让这 ...

勾勾

勾勾的一生只经历过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也是他大给他花钱买来的。在经历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已经活了 ...

上访

如果不是他来酒店做保卫工作,也许这一生都不会遇见彼此。我们住在一个小城,却是十几年没有见过面。 ...

山村谜案

一湘西南,雪峰山余脉未尽,以致大山连绵,峰上有峰,岭上重岭。平匪寨就坐落在岭上的山坳里,四面环 ...

残缺

一小柔取到爹赵麦生的活检报告单时,手就开始发抖,觳觳觫觫个不停。待她好不容易稳住手,看清楚上面 ...

上大学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热的人无处躲藏,刚吃过午饭,王莹赶紧给躺在床上的妈妈翻身、擦汗,一边看着 ...

一次飞行

到洛杉矶两天了,混乱时差还没全倒过来,以致把去纽约的时间记错,等她晚饭后突然想起,查到行程单, ...

担心

要说担心,其实年愈花甲之人,人生什么风雨都经历过。还有什么值得担心呢?阳春三月,正值春暖花开。 ...

不差钱的房东

第一节“房东,我们有可能住的时间不长,您愿意不?”两位20多岁的年轻人难为情的地对房东说。“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