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集子与爱情错身

小集子与爱情错身

【我将不再爱你】

如果不能,不能爱全部的你,我只得远远地离开;如果不能爱你的全部,我将不再爱你。

因为不完整的爱会撕裂我们的灵魂,啃噬我们的神经。

终告,支离破碎。

【喷嚏】

毫无防备地,我打了一个喷嚏。这是不是,你隔着茫茫流动的人海,传递思念的讯息?

有点阳光,照耀着从身体里窜出的透明颗粒,细微地,散进空气里,每一颗都镌着你的名字,乘风而去。

我停下手边的工作,揣度你流浪的方向,全心全意地准备下一个喷嚏。

【我爱你】

说出这三个字,几乎是在同时,谁也不肯延宕。纵然是无星无月的沉夜,我们都能听见,再清晰不过,

“爱”——此后,我们竟在生活中失去了这个字。努力寻找类似的字词来替代:喜欢、心怡、眷恋、痴迷、难舍……因为太珍贵,再不愿重复,于是在今生失去了这字。

久了,爱,已在岁月里被湮没,只剩下最真实的——

我。

你。

【割】

坐在一大摞尘封的书前,寻找可用的资料。

透明的修长花瓶里,养着几枝新鲜玫瑰。

突然,一本书的扉页边缘,尖利如同薄刃,割伤了我的手指。

迟疑着,我看见扉页上你的签名。或许已在黑暗中,等待了上千个日子,为的就是此刻?血珠自伤口滚出来,疼痛的感觉苏醒。

我捏住伤口,指尖雪白麻涩。

似有若无的玫瑰芳香里,思索着:这些年来,我是否也曾无意中割伤你?或许不止一次?

那时的你,如何止血?怎样使伤口愈合?

【距离】

两个人。

只有两个人。毫无挂碍地在一起,紧密依偎,好近好近的距离。

只有两个人。找不到沟通的频道,各自营筑,好远好远的距离。

两个人之间,是最短的;也是最长的距离。

【你听得见我吗】

比预定时间稍晚才抵达拥挤的会场,因为一路上都在与自己争战:去,还是不去?

我来了,因为你会在。尽管事情仍然艰难:却多了些盼望。

所有的人声、笑语都化为烟气腾腾。炙红的面容,亢奋的音调,费力地想让别人看见或听见……我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以及听着。

忽然,看见了你,隔着浮动的、像鱼一般的人群。你正微俯着头,与一位年长的妇人谈话,那是我所熟悉的、专注的侧影。然后,你走得更远,和人握手寒暄。我的耳鼓充满各式各样的声音,汇流成大海的波浪。

我尝试着呼唤你,并不像在梦里那样急切,只是温柔地叫你的名字,在心中。

让我的心,和你的心,在原始的混沌苍茫中互相找寻,而后依靠。

你听得见我吗,那愈走愈远的你的背影?

我在心中呼唤你,以一种虔诚的态度。

你停下来了,然后转身。于是,你响应了我的呼唤,用眼睛说:“嗨!”

你抿着嘴忍不住地笑,从那一头笔直走过来。所有的声音都呈现了真空的静寂,只有我们心灵的对话。

“你迟到了。”

“是的。可是,我终究来了。”

“你来了。这样很好。”

【沧桑】

朋友们都说,我的稚气已被一种成熟的冷静取代了。

这是含蓄的说法,其实是老了吧!

“你这几年来顺心遂意,未经坎坷销磨,怎么能老了?”朋友不以为然地说。

他们并不知道,爱上你,生命里便注定有沧桑。

我只能毫无选择地,渐渐老去。

【结婚】

让我们结婚吧。假若你说。

六月的蔷薇恣意绽放了满架,这是适于结婚的季节。

假若你说了这句话,我只能应允,做一个安静而美丽的新娘。垂拖在裙摆下的层层长纱,洁白似雪,不染尘埃。

站立在圣坛前,我说:“我愿意。”

你也说:“我愿意。”

然后,你将戒指套住你的新娘;而套住我的手指的,是我的新郎。

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在城的这一端与那一端的两座教堂。

我们,分别,结婚了。

爱情是一种说不出,理不清的关系。不是懂了爱,就懂了爱情。

简单的说,爱情,等它来到了的时候你就知道了。